Lost temple

他们是远洋之舟,我是偶然经过的风。
主号@Lost temple
子博@俗套桥段 近期主刷方应看

55555555这是什么绝世可爱宝贝快来让我抱一抱!

药师和游侠的paro可以走起了!


黄:文州,我们去放莲花灯吧!

喻(捣完药顺手给黄挂上一个小兔兔包):成了,走吧。

图太可爱了,盯着看了五分钟,我缓缓想道——

黄少侠是少年心性,爱玩儿爱热闹,一路走在前头,喻药师就背着手慢悠悠跟着他,看见黄少天腰上挂着他做的玉兔小包包,就忍不住想笑。

卖河灯的大爷问黄少天,少侠要不要放一盏灯呀?看少侠这样英俊倜傥,放个灯许个愿,保不齐明年就能成一桩姻缘。

喻文州刚好走到他身边,黄少天托着一盏莲花灯,笑容为烛光所映,如暖玉,似骄阳。

——不必了,我已求得此生挚爱,只不过这灯嘛,还是要放的。...

花式求各种各样的小甜饼

最近点推的几篇我觉得都蛮好看的,搭嘎有空阔以点开看下。当然最近我也更了蛮多的,如果之前限流没看到也可以点开看下……(你走开)

这两天心情不太好,想看点可爱小甜饼,日常向也可以,什么设定都可以……

不要大家都知道的那些,给我推点冷门的……总觉得有很多我没发现的沧海遗珠啊。

欢迎评论推荐or自荐,直接发文章链接就可以。看到好的我会点小蓝手来和搭嘎分享的哈~

求到文了删tag

进来推文的妹子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~o(〃'▽'〃)o

45 35

【喻黄】《暗恋对象看过自己写的小黄文肿么破》END

文题即梗

网络上,索克萨尔是知名写手夜雨声烦的粉丝,现实中,黄少天暗恋学长喻文州多年。直到有一天,夜雨声烦太太,他喜闻乐见地掉马了……

全文1.6w,注意阅读时间*


Chapter 1

夜已深,“今天你更了吗”群里的职业写手和业余写手们仍在热火朝天地……聊天。是的,并不是在拼字,就是聊天,纯闲聊。

这个群原本泾渭分明,男写手混Q站,女写手混J站,直到有一天来了个夜雨声烦,这人的笔名吧,就让人分不清性别,所以他也不负众望地乱了群里的楚河汉界。

夜雨声烦,是一位混J站的男写手,而且,他还是个写耽美小说的,并且,没有一篇文走清水纯爱路线。

很少有人知道,夜雨声烦最开始也...

突然想起你

来听听歌吧,这样你看完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开心点


我坐在电脑前,想了很久,这段话要怎么开头,最后我想,就这么开始吧。能和一个cp相伴五年,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,我在长大,我对他们的理解也在变化。前天写《不羡仙》说到感情,那么今天就来谈谈感情吧。

感情当然只能是真心换真心,但是,爱是一个人的事,如何传达爱意,却是两个人的事。所以,感情既要有真心,也要有机心。

这就好比,有些人热情爽朗,和谁好都想昭告天下,是乐天的分享型人格,那么如果你爱上的是这样的人,不妨陪你的爱人多在微博、票圈秀秀恩爱,对方会觉得被你重视,如果你藏着掖着,对方反倒会觉得没有安全感。

而有些人比较注重隐私,认为感情只是两个...

【喻黄】《不羡仙》END

蛇妖喻X转世下凡的神仙黄

全文近8k,注意阅读时间*


青城山山脚下有一个叫青城村的小村落,村子里黄农户家最近抱上了个大胖小子。黄家媳妇生孩子那天,天降五彩祥云,云间仙乐飘飘,百色花瓣自云端飘落,山林百鸟齐鸣,凤凰乘风而来,二鸟盘旋于茅舍草屋之上,直至婴儿清脆的啼哭声响起,才双双飞走。

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夫子捋着长长的胡须,言之凿凿道:“此乃圣人降世之征兆。”


同日,进山打猎的猎户说,在山里看到了两条身长数十米的巨蟒,村民们都嘲笑他夸夸其词。

村东头的赵寡妇啐道:要真有蛇,早被神鸟叼去吃啦!

猎户见无人相信,只得闷头回家。

猎户所言非虚,只是人妖殊途,...

顺利收到挂件啦,谢谢@禾³_绝赞三连击 (❁´3`❁)

2 19

【喻黄】《秘密心事》END

我就不信了我不能凭自己的勤奋上一次活跃用户!

师生年上 抄送 @剑与诅咒出道备用 


这样的场景,本应只出现在午夜最幽深最隐秘的梦境里,如悄然盛开的昙花,只可在黑暗中魅惑人心,一旦暴露在日光下,便被夺去赖以生存的养分,瞬间枯萎凋亡。
黄少天睁大了眼睛,好像是要把对方眉梢眼角的每一寸弧度、肌肤的每一丝纹路都细细辨认清楚,再牢牢刻进心底。
大吉岭茶香气馥郁芬芳,温润从容,为茶中上品,深合中正平和之道。这样的香气,沾染了男人自身的气息,却变得莫名有些撩人,正如他的手指——白皙修长,素日执笔,或于黑板洋洋洒洒板书,或于纸张圈圈画画,教书育人,不过辗转于讲台与桌案而已。而...

【喻黄】《年少倥偬》END

一个最近流行的“天降系竹马”梗,简单来说就是竹马久别重逢变天降!

直到自家母上大人将人推到自己跟前来,黄少天愣是没能回得过神来。这人,谁?喻……喻什么来着,喻……那个……文州?!
实在是不怪我们黄少贵人多忘事,上回见喻文州,还是俩人都穿开裆裤,在一个大院儿里撒欢踩水的时候。
好吧,撒欢的是黄少天,踩水的也是黄少天,喻文州并没有参与此类活动。
小时候的喻文州那叫一个斯文,不爱玩闹,也不爱逞英雄,跟小姑娘似的,说话细声细气,笑起来温温柔柔,从来不生气。他人又长得白净,倒真比女孩子还白上几分,在阳光底下,白得近乎透明,就像个瓷娃娃。
十多年没见了,当年小姑娘似的瓷娃娃竟长得比黄少天还高了,也不是竹竿似的一昧瘦...

【喻黄】《狭路相逢》END

两个二代狭路相逢的校园爱情轻喜剧

这篇先被屏蔽再被限流,我早该知道,这破网站是真的恨我

图片版

文字版


这篇不长吼,2k左右,喻黄好像没什么二代x二代的文,我就随便摸了下。这设定挺时髦的咋就没人写捏……哎,要有人写了艾特我一下,我红心蓝手评论一条龙服务咔咔的!

不写肉了哈,中间的大家自己脑补。天天这么好吃,怎么吃都香的x

【喻黄】《好雨知时节》4

律师喻X学生黄

雷点预警在第一章,没有看过前文的朋友请务必点开前文看1下!

1    2    3    

4-

黄少天的行李少得让喻文州有些惊讶,两个行李箱,似乎就承载了一个生命的全部重量。

黄少天本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事实上,他有点紧张,甚至顾不上去揣摩喻文州的神色。

喻文州开车来接他,直到喻文州把行李搬进后备箱的时候,黄少天仍然没有多少真实感。他总觉得这件事,还有喻文州这个人本身,都带有一种美好得近乎虚幻的色彩。

也许是被命运苛待太甚,于是总疑心一切幸...

 
1 / 17

© Lost temple | Powered by LOFTER